2019理论国产一级_囯产精品_无线国产资源第1页


大学淫事之女教师的不眠夜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exx03.com

 (一)

  当代的中国,物欲横流,而当代的中国大学,再也不会是“五四”“六四”
  那些古老年代的大学了。当代的大学老师与学生,早就失去了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有的只是欲望……
  临江大学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她坐落在长江边上的一座小城裏,风景秀美,美女如云,她也同样抵挡不住社会上庸俗势力的侵袭……
  临江大学化工学院的王誌强院长这几天有些坐落不安,他本来依靠学院的实验室和校办工厂为自己製贩类毒品的神经麻醉类药品而赚得了不少人民币,可是他手下的係主任方伏虎似乎有点不太安分,居然跑到王誌强的老家湘西去做调查。
  而他的妻子陈柔,一个小小的讲师,居然也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顶撞他这个院长,他忍无可忍,决定主动出击……
  一个小黑屋内,王誌强召集了他的几个心腹商议此事。
  大家都很沈默,相视无言。王誌强低着头,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小药丸,那是他引以为自豪的东西,他把它命名为附康丸。这个小药丸亦是由一种常见的毒品提炼而成,不过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吸毒患者痛苦不堪,难以自拔的困扰、可增强全身体质、有利于增强患者意誌且可有效防止複吸,一般用于治疗吗啡类毒品成瘾。
  就像武侠小说中的解药一样,它服用一次即可解除毒品成瘾症状,不过使用这种小药丸以后必须每半个月定时服用它,否则也会出现药瘾发作的现象,但是远没有毒品成瘾症状那幺强烈,只是一般会出现强烈的性欲,所以这是一种类毒品的药物。
  见大家都不说话,王誌强突然说:“要不我们不做了,把钱分了吧!”
  一听院长这幺说,血气方刚的方证大声说道:“这怎幺行?我们还怕了他不成?”
  “不过这个方伏虎背景很深啊,这个係主任的位子也是我迫不得已给他的。”
  王誌强又说。
  听到“係主任”这三个字一旁的黄文化就是一阵心痛,他说:“妈的这次一定不能饶过他们。”
  “一定要谨慎啊,听说方伏虎之所以这幺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有亲戚在省公安厅做事。”王誌强又说。
  听到院长这幺说,黄文化和方证都不说话了。
  这时一直没有发言的劳德行慢悠悠地说:“我们可以各个击破啊。陈柔不过是仗着她的丈夫才敢跟我们叫板,方伏虎非常疼爱他的这个宝贝老婆。我们手裏有那幺多特色药物,干嘛不也在他们身上试试?”
  王誌强朝劳德行一摆手,说道:“好,既然你们都想接着干,我就讲下我的计划。方伏虎那边由我搞定,不要忘了湘西那边可是我的大本营。陈柔这个老师看上去叛逆,但是却好享受,我们先找个机会挫一下她的锐气,说不定还能她收为我们的人。”
  王誌强说完,周围三人纷纷表示讚成。
  看到他们的表现,王誌强心裏有点兴奋,他从小就喜爱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想到还有更多的宏伟的目标等待着他去实现,他的双手不禁有些微微颤抖……




  (二)风流往事

  临江大学的一个阶梯教室裏,尤俊平一如既往地坐在最后一排,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前正讲得意气风发的陈柔老师。
  这节课是日用化学工艺,如果不是因为漂亮的陈柔老师,尤俊平绝对不会去上。世事就是这样令人无奈,美丽的老师跑过来教这无聊透顶的课程,而校级公选课裏的性科学却是一个干瘪的老女人在讲课,真是悲剧啊!
  虽然已经见过陈柔老师无数次了,尤俊平还是喜欢远远地端详她的美貌:清秀白皙的面庞透出健康的红色,长而微卷的秀发,白色的衬衣,遮盖不住她的胸部的坚挺,套装裙子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体型,肉色丝袜与高跟更是秀出了她高挑的身材。
  尤其是陈柔老师的温和可亲,无数次的引起学生将她压倒蹂躏的冲动。如果说意淫也算做爱的话,陈柔老师每天要被学生玩弄数千次吧。
  尤俊平大一的时候就开始上陈柔老师的课,那个时候陈柔还没有结婚,是无数大一的青春萌动的少男的梦中情人,也是打手枪意淫的绝佳对象。
  后来陈柔嫁给了应用化学係的係主任方伏虎,让无数癡心少男心碎。
  同样的,尤俊平也羡慕那个可以持证操逼的方伏虎,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尤俊平本有捷足先登,插爆他老师的机会,只恨当时心有余而力不足……
  尤俊平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已经是大四上学期了,他也该好好听课了。
  毕竟现在大学生出去工作不好找,尤其是他们学化工的,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说不定还要考研。
  尤俊平不知不觉又想远了,他的目光却不知不觉的又落到了陈柔高耸的胸部上面,一对乳房将OL製式的衬衣高高地撑起来,偶尔随着身体的移动而微微晃动。“结婚两年,陈柔的胸部又挺了不少啊。”尤俊平暗暗感慨。
  尤俊平看得不由入了神,毕竟他的双手也曾经在这对完美的乳房上予取予求……
  那已经是大一暑假的事情了。陈柔老师带着一群学生外出旅游,快回去的那天晚上,老师跟学生一起去那裏的酒吧狂欢。陈柔那天显然喝高了,跟一群陌生男士贴身热舞,被吃尽了豆腐,也让一旁一直盯着陈柔的尤俊平看在眼裏,痛在心裏。
  正当那群猥琐男準备带着半醉半醒的陈柔去开房的时候,尤俊平这才挺身而出,把陈柔带回了他们住的宾馆。
  偌大的房间裏面,只有尤俊平和陈柔两个人。
  尤俊平把艰难地把老师放在整洁的大床上,老师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还在手舞足蹈,性感的娇躯在床上扭动着。尤俊平努力控製着自己的情绪,咽下一口口水。
  这时,陈柔突然一把抱住尤俊平,跟他一起滚在床上,嘴裏还喊着:“老公,爱我!”
  尤俊平哪裏忍受不住,嘴唇猛烈地贴上了老师秀美的脸蛋,一双大手在老师身上尽情索取。
  老师激烈地回吻着,一对舌头交缠在一起,似乎永不满足。
  也许是压抑了太久,老师就像发情的母兽,撕扯着尤俊平身上的衣服。
  尤俊平当然也不客气,剥光了陈柔的上衣——一件低胸T恤,很快粉色的文胸也飘然落地。
  “哇!”尤俊平不禁一声惊呼,惊异于老师胸部的标致与完美,一双大手毫不犹豫按压上去,快意地揉捏,留下道道鲜红的印记。
  陈柔压抑着体内的兴奋,发出低低的呻吟。
  呻吟声好像是号角,尤俊平加紧冲锋,褪去了老师的短裙和丝质内裤,下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尤俊平面前。
  尤俊平分开老师光洁修长的玉腿,密密的丛林之中却有一个桃花洞,汩汩的泉水湿润了洞口。
  “轰”的一下,一股股热血冲上了尤俊平肩上的大脑与下身的龟头,他快速地脱光身上的衣服,举起阳具,凭着本能与A片当中的经验,奋力向前刺去!
  “啊!”陈柔发出一声惊叫,她没料到尤俊平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大男孩,这一次勇猛的冲锋居然没有对準位置。
  尤俊平喘着热气,很快发起了第二次冲锋,不过很遗憾,再次顶错了位置……他喉咙裏发出低低的吼声,仿佛一头发情的野狼。
  陈柔醉眼如丝,看着骑在她身上的尤俊平,宽容地笑了。她伸出纤纤玉手,抓住尤俊平滚烫的阳具,引导着它向洞口进发。
  尤俊平被陈柔这一握,浑身一哆嗦,几乎走火,一发炮弹差点呼啸而出,他尽力稳住情绪,阳具在牵引下,缓缓插入紧密的洞口,阴道受到外物的侵入突然猛烈地收缩,紧紧地包裹住龟头,像是一张小嘴。
  尤俊平哪受过这种待遇,敏感的龟头好像被吸住了,说不出的酥痒,突然腰间一软,无数的精子喷薄而出,射的陈柔两腿间满满都是。
  尤俊平涨红了脸,拾起衣服就冲出了房间……
  从那裏回去以后,听说陈柔当时的未婚夫方伏虎大发雷霆,不过他们很快就结婚了。那件事以后,陈柔和尤俊平也还是普通的师生关係,似乎两人都把那事给淡忘了。
  尤俊平回想着,心中难免遗憾,毕竟许多人一辈子也没机会跟老师做爱,何况这老师又是这样的极品美女。
  这几年来,他变了很多,凭着他的英俊相貌,他也征服了一众美女。自从那次的教训以后,他奉行“花开堪折直须折”,终究也练成了一位久经考验的床上老手。这些也多多少少弥补了那晚上所留下的遗憾吧。
  只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他的大美女老师今晚要遭受怎样的命运罢了,否则他又会怎幺想呢。




  (三)无耻淫行

  快到下课的时候,陈柔老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着慌慌张张地头也不回就冲出了教室。教室裏瞬间闹腾腾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只有尤俊平从后面紧跟着出了教室。看到陈柔一路奔出教学楼,直接去了化工学院,尤俊平这才折回教室。
  原来陈柔接到学院王院长一个电话,说陈柔正在出差的丈夫在湘西遇到一点麻烦,要她过去详谈。陈柔意识到不好,于是直奔院长办公室。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迎面而来是一阵奇异的清香,院长办公室的格局倒也雅致,门口就是一株铁树的盆景。陈柔无暇欣赏这一切,她关好门,走进屋子。
  院长正多坐在办公桌前,他朝陈柔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陈柔急切地问道:“我丈夫他怎幺了?”
  王院长说:“你先不要急,听我慢慢说。”他的声音平缓而有力,压製住陈柔的急躁。
  陈柔只得点点头。
  王院长又说:“据说你丈夫在湘西那裏遇到了劫匪,现在联係不上,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陈柔说:“我昨天就联係不上我丈夫了,因为他说过是在山区可能没手机信号,我也就没太在意。”
  王院长点了点头:“现在事态的发展还不太明了,我已经积极跟当地联係了。
  你这几天先呆在这裏,时刻保持联係。“
  两人陷入了一段长长的沈默,王院长摆弄着手中的笔,而陈柔也在焦急地思索着。
  王院长突然又发话:“小柔啊,你是个很出众的女人。”
  陈柔抬头望着王院长,等着她的下文。
  王院长又说:“上次开会,你说有人利用学校的资源办自己的私事,陈柔同誌,你这是在说谁啊?!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
  王院长接着压低声音说:“现在有人说,你丈夫这次是携款潜逃……”
  “什幺?!不可能!”陈柔大声辩解。
  “诶,你别急。”王院长不急不缓地说,“你丈夫主管的实验室现在有八十万资金下落不明。”
  “那也未必是我丈夫干的啊!”陈柔反驳道。
  “可是他为什幺去长沙开会,人却跑到湘西去了呢?”
  “她跟我说去那裏调查一点事情……”
  王院长不客气地打断了陈柔:“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跟你说了。其实学校已经因为经济问题秘密调查你丈夫很久了!”
  陈柔瞪着王院长:“为什幺?为什幺要调查我丈夫?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王院长看着陈柔凶狠地眼光,不以为意,反而露出了淫邪的笑容,他的目光在陈柔全身上下扫视着,接着说:“小柔啊,只要你跟我好好地近距离的交流一下彼此的感情,你丈夫的事情我给你摆平。”
  陈柔听到王院长的话,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痛恨,没想到这位平时仪态堂堂的院长大人居然会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她心跳急剧加速,胸部也微微地颤动。
  陈柔注意到了王院长的淫邪目光,不由得厌恶地转过头。她早就听说临江大学有“二王”,一个是师範学院的王副院长,一个就是面前这位化工学院的王院长,二王都是以“淫”“色”而闻名。临江大学的整体实力虽然不怎幺样,但是化工学院却能在全国排上前两名,这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王院长有着很强的科研能力。但是这个王院长却酷爱玩弄学校裏的女老师,听说被他看上的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陈柔心想着,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甚至怀疑,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王院长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进陈柔。
  陈柔的心已经乱了,她看到王院长向她走来,害怕地向门边退去。
  王院长又说:“小柔啊,其实你丈夫跟我要係主任这个位子的时候就答应让你给我爽爽了,哈哈!只是一直没机会罢了。”
  “你放屁,我丈夫才不是这样的人。”陈柔大声喊道。
  “怎幺,你不信?你不信也没关係,反正他现在也自身难保,救不了你了!”
  “你卑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了!”陈柔无望地威胁着。
  王院长笑了:“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得掉幺?现在是中午,没人会来我这裏。
  我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的,待会儿我干你的时候你可要放声喊啊,哈哈!“
  陈柔想要冲出办公室,却抬不起腿,她的心很乱,很烦!她无力地瘫软地靠在墙边。
  王院长走上前去,一手搭在陈柔的肩头,欣赏她饱含痛苦的美态。他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陈柔的乳房,隔着衣服狠狠地揉捏。
  陈柔痛苦地低下了头,却分不出一丝力量去反抗。
  王院长左手托住陈柔的下巴,欣赏着陈柔痛苦的表情:“我最喜欢在我这间办公室裏面干像你这样的大美人。”
  陈柔一口唾沫喷向王誌强,骂道:“姓王的,王誌强,你这个禽兽!”
  王誌强擦了一把脸,阴冷地笑了:“待会儿我要操得你哭爹喊娘,也不知道你的那些暗恋你的学生看到你的样子会有什幺想法,嘿嘿!”
  陈柔看着王誌强阴冷的脸,真想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却没有力气去抬起胳膊。
  王誌强贴在陈柔的脸旁,朝她的耳窝轻轻地吹着热气:“是不是感觉有心无力?我在门口的铁树上为你準备了一点小小的礼物,是我亲自研製的神经麻醉剂,你一推门,一阵风吹到你的脸上,那麻醉剂就开始慢慢起作用,侵蚀你的肉体和精神,咯咯……”说着发出阴冷的笑声。
  陈柔无助地任由王誌强在她身上肆意地索取。很快,衬衣就被粗暴地撕扯开,扔在地上。
  王誌强一边玩弄陈柔的身体,一边不忘羞辱她:“你奶子蛮大嘛,是不是被很多男人玩大的啊,哈哈!”
  说着,单手伸到陈柔背后轻轻一挤,胸罩扣子就被解开了,王誌强一挥手把它扔到铁树上,高高地挂着,无力地晃动着。
  王誌强也算阅女无数,不过这对乳房还是让他欣喜若狂。他握住陈柔的美乳,又舔又啃,好像是一个恶鬼,时而又将枣红的小巧乳头含进嘴裏用舌头咂咂地品嚐一番,弄得乳房上口水连连。
  陈柔痛苦地承受着,她无法想象,这个丑恶的男人还将无耻地进入她的身体,霸占她,蹂躏她……
  陈柔正想着,这事情就发生了。王誌强的大手已经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滑入了她的套裙,隔着薄薄的丝质内裤轻轻地挤压。陈柔身体暗暗一颤,这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不知不觉之中,陈柔的小内裤也被王誌强剥离了身体,尽管还有套裙和丝袜,她的下体也感受到了空气的清凉……还有,王誌强的大手正在她敏感的阴蒂上轻轻地研磨……
  “唔——”尽管是被迫的,陈柔还是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这王誌强果然是采花老手了,陈柔已经感觉到体内的情欲在澎湃汹涌,她的两条大长腿甚至交叠在一起不停地摩擦。
  王誌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裏,不再客气,褪去了陈柔的套裙,扯烂了她的丝袜,把她推到自己的办公桌边。
  陈柔上身趴在办公桌上,一对乳房垂着,几乎碰到了桌面,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挺起,一对修长的玉腿分开,站在地上。
  她只觉得一根粗长的肉棍已经侵入了她的双股之间,却又不敢回头望去,深怕再对上王誌强那阴沈的目光,看到那丑恶的阳具进出她的身体。
  陈柔的心裏在滴血:“难道贞洁就被这个丑恶的男人给坏了幺?亲爱的丈夫,你在哪裏?怎幺还不来救我!”
  王誌强好像读懂了陈柔的心思,巨大的阳具顶在她的桃源入口,一边向花园深处挺进,一边说:“大美人,是不是想你的丈夫了?”
  陈柔无力地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王誌强大笑着,鸡巴狠狠地朝前一插,完全地没入了阴道,阴囊狠狠撞在雪白的大屁股上,发出巨大的“啪”的一声巨响,他心中暗暗称爽:“真他妈的紧啊!”
  陈柔只觉得一根火热滚烫的肉棍插入了自己的身体,似乎要将自己撑开,好粗,好壮,好硬,比她以前经曆过的一切男人都强。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滴泪珠滚落下来,心中哀痛:“就这样被占有了啊……”
  阴道还略显干涩,阴茎还是无情顶开阴唇,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反複地在阴道中进进出出。陈柔还从来没有经曆过这样粗长的阳具,阳具和阴道之间剧烈的摩擦带给她阵阵难忍的痛楚,不过这痛楚之外,尽也有些许快感。
  随着王誌强大力的抽插,陈柔一对丰满而圆润的乳球也随之跳动,如同两只小兔子,王誌强一手一个,抓在手裏,肆意揉捏,好像是孩子的玩具。
  陈柔的心中在悲鸣,她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屈辱的做爱姿势,而且是由一个卑劣的征服者尽情的玩弄;居然让这样一个混蛋从她的美妙身体裏攫取快感,她愤怒而又无可奈何。而体内泛起的阵阵情欲,甚至要淹没肉体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愤恨,这让她格外的恐惧。
  王誌强哈哈大笑:“母狗发情了吧,哈哈!”
  陈柔羞愧难当,却不能抵挡身体本能的反应,洁白如玉的娇躯越发的潮红。
  王誌强放弃了蹂躏陈柔两个大奶子,一手狠狠抓起一把陈柔的长发,向后拽去,引得陈柔玉首高高抬起,曲线愈发诱人。
  王誌强另一只狠狠地拍打在陈柔的雪白大屁股,丰满的臀肉如同波浪一般蕩漾开来。他爱死了这肥臀,愈加凶狠地拍打,无情的抽打中也带着愤怒。
  他对这对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叛逆夫妻十分恼火,还好他的人已经控製住了方伏虎,收服方伏虎只是早晚的事情。现在摆在王誌强面前的就只有陈柔了,他相信陈柔并不是个很大的钉子,相反的,还可以痛痛快快地享受她的美体。
  王誌强一边想着,一边加紧操干。他对自己的性器十分满意,也有十分的自信。那粗壮有力的肉棒,势大力沈,每次都能直抵花芯,凶狠地操干让陈柔的身体阵阵摇晃,柔弱的陈柔甚至不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上身被干得完全趴在了办公桌上,一对乳房在冰冷的桌子被身体压的扁平。
  又经过数百下的抽插,王誌强突然感到快感如潮,一对大手狠狠抓住陈柔的丰臀,手指深深陷入臀肉,阳具如同机器一般疯狂地冲刺。
  陈柔也忘乎所以地发出大声的呻吟,她已经忘记了正在被强奸的事实,完全的陷入了性爱的快乐之中。她感觉到阴道中的肉棒突然又膨胀了数倍,充实而又有力,紧接着,肉棒停止了冲击,精液源源不断地注入了她的体内,像是催化剂一般,同时诱发了她自己的高潮——被强奸诱发的无奈的高潮。
  不过说真的,在婚前,陈柔并不是特别深爱她的丈夫方伏虎,否则,她也不会跟她的学生在外面厮混。只是跟她丈夫在一起久了,难免有些依赖。但是结婚以后,经过丈夫肉棒的洗礼,也对他有了不少爱恋与亲情。
  诚然,她的丈夫很爱她,可是在性爱当中,她总觉得缺了点什幺,也从来没有达到过那样被粗暴蹂躏时的快感。
  她婚前爱玩爱闹,也与各色男人有过云雨之欢,但那些男人大多把她奉为女生,从来没人像王院长那样粗鲁地对待她,这粗鲁带来的快感对陈柔而言甚至远远超过温柔和体贴。
  正当陈柔还沈浸于高潮中的时候,王院长一把将她拽起扔到沙发上,随后拿出一个黑色布带把陈柔的眼睛严严实实的蒙上。临走前,王院长说了一句:“麻醉剂还有八个小时的效果,你给我老实点!”说着就是“砰”的一下关门声。随后陈柔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寂静之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exx03.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exx03.com